当前位置:7766小说 > 亚博app下载 > 且试天下~【倾泠月】 >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75

分节阅读_7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见我”

????“是”齐恕垂首应道。

????“我四月初即动身,你准备去吧。”惜云淡淡一挥手。

????“嗯。”齐恕点头,忽又转身对着静立一旁的久微躬身行礼,“请先生好好照顾王”语气恭敬而又慎重。

????“请将军放心,久微省得。”久微也微微一躬身还礼道。

????两人目光相对,然后彼此颔首。

????“恕告退。”齐恕恭恭敬敬向惜云行礼。

????“去吧。”惜云淡淡挥手。

????看着那个挺拔的身影消失于门外,久微回首看向惜云,“你留他果有些道理。”

????“恕性沉稳,若我有他留下,我才能后顾无忧。”惜云有些叹息的遥送齐恕的身影。

????久微看着她片刻,忽然道“我一直有个疑问,那位兰息公子何以至今未登位”

????“他吗”惜云有丝恍惚的道,“或在等一个最佳的时刻”

????

????丰都和仪

????

????

????仁已十八年四月初,风王惜云启程前往丰国。

????四月六日,风王抵风国边城良城。

????四月七日,风王抵丰国边城甸城,丰国国主派王弟寻安侯亲迎。

????四月十二日,风王一行已至丰都十里之外。

????“这是什么香味”

????“是呀,好香呢”

????“是兰花的香气吧”

????“现在有兰花吗”

????“就是嘛,肯定是你想着所以便把什么花香都当兰香了”

????“要死呢这话你也说若是王”

????“嘻嘻难道不是呢”

????“你还不一样,少笑我”

????

????长长的车队中,隐约的响起女子清脆的娇语,那些都是此次随侍风王的宫女,一个个皆是年少活泼,素日里彼此嬉戏惯了,可这半月皆呆在车中,让她们一个个如坐笼中,此时闻得风中那清淡的香气,不由皆心神一松,一个个小声的嬉笑起来了。

????“想不到此时竟有兰花”那金顶玉壁帘幕重重的王车中,久微揭开帘幔的一角,一缕清香便随着晨风钻帘而入,一瞬间心神为之一振,“这兰香既清又远,实是难得。”

????惜云也掀起一片帘角,眸光瞟一眼窗外,淡金色的朝阳正丝丝缕缕的射入,“丰国第一代国主丰极号称墨雪兰王,传闻其雪肤墨发,俊美异常。与先祖凤王爱着银甲白袍相反,他却喜黑衣玄甲,且独爱兰花。七大将封国后,他治国有方,政绩最为出色,创丰国的兰明盛世,天下皆尊其为兰明王,丰国国人十分爱戴他,普国皆种兰以示对其敬爱,所以丰国除被称为黑风国以区别于我们白风国外,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兰国。”

????放下帘幔,闭目吸一口兰香,心头却没来由的微微一叹。车还在不紧不慢的前进,那兰香却越来越近,越来越清,像极了那人身上的味道,呢喃自语道“不知这兰花是黑色还是白色”

????久微放下帘子,似阻那车外的兰香再钻入,又似阻车内那兰香溢出,眸光轻轻的溜过惜云面上,那张脸平静至极,唯有那指尖却轻轻的、仿不自觉的敲在椅上。

????“闻说丰国兰息公子出生时普国兰开,且自他出生后,丰国兰陵宫的兰花竟是可不分季节,四季常开”久微忽道,脸上浮起浅浅的有些意味的淡笑,“丰都未至,花未见,而香已闻,如此看来,竟是不假。”

????“所以丰国才会有那样的传说,兰息公子乃墨雪兰王转世,是上天赐给丰国的主人”惜云睁眸淡淡的笑道,可眼中却无笑意,只有那不尽的讽意,“这样的传说呀”似想说什么,最后却只吐出一句无关痛痒的话,“真是不错”

????久微闻言拍拍惜云的手,淡淡的一笑,不再说什么。

????车忽然停住了,门外内侍的声音响起“启禀王,丰国迎接王的使者已至。”

????“竟是这么快就到了吗”惜云似是一怔,然后站起身来,走至车门前忽又停住,眸光有些微怔的盯住那门帘,片刻后无声的一叹,“真的到了”

????车外的内侍打开车门,挽起珠帘,四名宫女夹带着那清幽的兰香走入,躬身齐道“恭请王下车”

????两名宫女挽起珠帘,两名挽扶着惜云,轻移莲步,踏向车外,那清冷的兰香便扑面而来,抬眸的那一刹那,竟是全身一震

????车前是通往丰都城内的大道,而道两旁竟摆满了一盆一盆白色的兰花,而在道中间铺着如朝霞般明艳的锦毯,锦毯上撒满了雪似的兰花瓣,望之有如雪淹红梅,又似红梅裹雪,既清且艳,既丽又雅极目望去,那花、那道竟如长河一般长长望不到边际,朝阳为这花河镀上一层薄薄的金光,淡淡的抹上一层艳妆,绚丽的光芒中,几如置身通往天国的花道

????“好特别的欢迎仪式”

????久微的声音如梦外飞来,轻轻叩响那梦样的门,回神的那一刹那,竟是自己也辨不清此刻心头的感觉,那是惊是疑是喜还是悲

????“夕儿,你们或可开始另一段路程,”久微看着那梦幻似的花道,这一刻也不由衷心叹息,“这不是无心便能做来的”

????回首看一眼久微,微微绽颜一笑,那一笑却是毫无重量的,轻忽得如风中的兰香,而那眸中却有一丝十分沉重的东西,让那笑忽添了一丝极其无奈的轻愁。

????“恭迎风王”

????车下黑压压的跪倒一大片的人,那高昂的呼声似能震飞这美得不真实的花道。

????“穿云恭请风王”一名银色锦衣的男子独跪于众人之前。

????扶待儿,移莲步,踏玉梯脚下是绵绵的红毯,足尖是那洁白的兰花瓣,移眸是那黑压压的人群,抬首是碧空浮云,那清香如烟似雾一般缠绕周身这便是他的诚意吗

????“平身”清亮的声音和着风送得远远的。

????“谢风王”

????“请风王上轿”银衣男子躬身上前。

????惜云转首看一眼银衣男子,微微一笑道“多谢穿云将军。”

????任穿云抬首,双眸晶亮,“风王还记得穿云”

????“当然。”惜云颔道,抬步走向那一乘准备好的王轿,心头又是一叹。

????那轿以蓝水晶为柱,以红珊瑚为栏,顶以玉饰,却一半为墨玉,一半为雪玉,各为半月形,交合又为一个圆月,其上再铺满墨兰、雪兰,黑白相间,若雪中落了一地的墨玉蝴蝶,风过时,犹自扇着香翅,丹红的轻纱从四壁垂下,隐约可见轿中那若展翅凤凰的玉椅。

????见惜云怔怔的望着,那眸光似落在轿上,又似穿透了轿,那脸上的神色竟无法辨清是欢喜还是平静,良久后,才见她微微张唇,似想说什么,最后却又是无声的闭上,可那一刻,任穿云却仿佛听见她心底一声深深的、长长的叹息。

????“穿云曾说过,当风王驾临丰国时,我家公子必以十里锦铺相迎”任穿云忽以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出昔日两人在白国初会之言,目光一眨也不眨的盯紧惜云,似想从那窥得一丝信息,等了半晌,却微微有些失望。

????只见惜云脸上展开一个淡淡的、十分优雅矜持的浅笑,眸光落向那长长的花道“十里锦铺,十里花道你家公子实是太客气了。”声音竟是那样的平缓无波,又那样的其意难测。

????移步,早有宫人挽起那霞光似的丝幔,坐入那白玉凤椅,双手落下,掌心是展开的凤翅,微垂双眸,那长长的唱呼声响起“风王起驾”

????轿稳稳的抬起,不快不慢的往丰都而去,沿途是山呼相迎的丰国百姓,那艳如火、洁如雪的花道,及那似已融进骨的幽香那雪与火冷冷热热的交缠,那手心便一忽儿冷一忽儿热,那一丝幽香任你如何吐纳,它却总是绕在鼻尖,缠在心肺

????仿佛已过了一世,又仿佛只是眨眼之间,模糊中似有什么已近,睁开眸,透过那薄薄的轻纱,清晰可见,前方高高的城门之下立着一人,高冠王服,长身玉面,临风静然,那样的高贵而遥远

????轿停了,微抬手,掌心竟是那样的热而微湿,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吐出,握拳,抬首,踏步,丹纱在身后飘飘落下,似带起一丝凉风,背竟是一冷。

????“臣等恭迎风王”

????黑压压的跪倒了一片,那山呼声震得耳膜嗡嗡作响,唯有那人依然静立着,墨色的王袍绣以金线,越发的雍容而深不可测

????移步,前走,那应该是极近的,却觉得,那似是一辈子也走不近的。

????眸光相对,浅笑相迎,终于,手伸出,交握一处,那一刻,忽皆会心一笑,彼此的手心竟都是热而微湿的

????指尖相触的那一刹那,欢呼声直传九天“良姻天赐百世携手万载同步”

????那喜庆、吉祥的乐声在欢呼落下的那一刻响起,那样的轻快而和谐,那是一曲鸾凤和鸣

????携手同走,走过那撒满各色兰花、清香四溢的锦道,走过那跪地欢呼的臣民手是一直牵着的,手心一直都是温热的,偶尔的侧首相视,偶尔的眸光相接,偶尔的浅笑相递似乎可以一直的走下去,只是路有便有终点

????“这是息风台。”

????停步之时,耳边响起兰息轻缓的声音,转首看向他,却是一脸的平静,雍雅的笑依在,而那一双眼睛依然幽深如夜。

????息风淡淡一笑,心头不自觉的又是一叹,今天似乎是她这一生中叹气最多的一日。抬首看向那息风台,很显然,这是一座新建的楼台,是为着她的到来才建起的。

????楼分三层,每层皆为圆如月形,高约两丈,如梯形上递。第一层最广,可容纳数百人,第二层略小,但也可容上百人,最上层约有四丈之广,上面已摆有一张雕龙刻凤的大椅,椅前两丈之距处左右各置一案一椅。

????整座楼台全为汉白玉筑成,晶莹洁净,但此时红绫彩带缠绕,朱红色的锦毯一路铺上,显得十分的鲜艳而喜气,阳光之下,楼顶的琉璃碧瓦闪着耀目光芒,牌匾上“息风台”三个赤红的楷体字艳艳入目。

????“大王驾到”

????只听得内侍尖细的嗓音远远传来,然后息风台前所有的臣民全匍匐于地。

????遥遥望去,仪仗华盖缓缓而来,这位统治丰国近四十年的丰王到底是何样的呢按照国礼,她为一国之王,与他地位相等,他本应于城门前迎接才是,但于家礼,她即为他之儿媳,他此时到来倒也未有失礼。

????“你总是骂我为狐狸,但你肯定从未见过真正成精的狐狸吧”兰息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轻得决不会有第二人听见。

????闻言,惜云回首看一眼兰息,却见他已是一脸端正的表情目视前方,那话似并非出自他口。

????终于,丰王已近前,隔着一丈之距停步,却不先问礼,而是打量着,似乎在掂量着他这位贵为风国女王的儿媳。

????惜云静静的站着,神色淡定的任丰王打量着,同时也打量着她这位未来公公。

????一眼看去,只觉他很高、很瘦也很老。那繁复贵气的王袍穿在他身上越发显得瘦骨伶仃的,一张脸清瘦得不见肉,层层皱纹似那败落的黄菊,唯有一双眼睛,虽已深深凹陷,却依然十分的明亮。仔细看来,那端正的五官依稀可辨他昔日的俊仪,那长长微挑的凤眼,墨黑的瞳仁,都与身边之人极像,便是眸中深处那一抹算计的光芒也是一模一样的。

????他身旁的是一中年美妇,虽已不年轻,却犹有七分的华贵三分的美艳,神情中带着一种目下无尘的高傲,她的眼中似永只有比她高的人,想来便是他的王后百里氏。

????而他的身后,那长长的队伍便是丰国的诸公子、公主以及王室颇有地位的姬妾们,服色各异,神态各俱,只是那些目光这一刻忽真正体会到兰息那一日所说的“孤独的风王族何尝不是幸福的风王族”

????丰王静静的打量着他这位名传天下的未来儿媳,想着该怎么开口才不失他贵为一国之王、又为她之长辈的风度,想着什么样的举动可以不失礼仪却又可压压她那一身的气势,只是想着想着却想到了各国对她的褒扬“天姿凤仪”,想着那与其祖“凤王”并列的称号“凰王”,想着几个儿女及朝臣有时提及她时那又羡又恨的模样无疑,对那些赞美,她是实至名归的,而对于朝臣及儿女的妒恨也是可以理解的,活了六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