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7766小说 > 亚博app下载 > 且试天下~【倾泠月】 > 章节目录 分节阅读_74

分节阅读_74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之后还有些什么,心神已全为他外之风仪所慑。

????任穿雨目光扫过那一盆盆兰花,暗自想,不知这天下还有什么地方的兰花可比这兰陵宫的,这里一年四季都可看到兰花,每一季都会不一样,花形不一样,花色不一样,便是那花香也不一样。

????他老是纳闷,这些兰花是怎么种成的,冬日也能看到兰花,那实是奇迹,可是奇迹用在他们公子身上,那便也平常了。听说公子出生之时,便举国兰开,整个王宫都笼在一片香馨之中。找个时间要好好问问公子,或许这一点又可大做文章呢。

????走至猗兰院前,侍立的宫人为他推开门,踏入门内,那又是另一个世界。

????那可沁心涤肺的清香仿如一层雅洁的轻纱披上你的身,让你一刹那间觉得自己是那样的高洁无瑕,任穿雨又如往一般微微叹息,每次一进这门,他就觉得似乎满身的污垢都为这兰气所洗,让他觉得自己似乎又是个干净的好人了,可是他不是好人,很久以前他就告诉过自己,才不要做那悲苦虚伪的正人君子,他宁做那自私自利的却快活的小人。

????放眼所视,那是花海,白如雪的兰花枝枝朵朵,丛丛簇簇,望不到边际,那洁白的花海中拥着一个长衣如墨的年轻公子,容若美玉,眸如点漆,丰神俊秀,几疑花中仙人,却褪去仙人的那一份缥缈,多一份高贵雍容,如王侯立于云端。

????“公子。”任穿雨恭恭敬敬的行一个礼。

????“嗯。”兰息依然垂首在拨弄着一枝雪兰,神情专注,仿如那是他精心呵护的爱人,那样的温柔而小心翼翼。

????任穿雨目光顺着他的指尖移动,他手中的那株雪兰还只是一个花骨朵儿,外围却疏疏的展三两片花瓣,而兰息正在扶正它的枝,梳理它的叶,在那双修长白净的手中,那株雪兰不到片刻便一扫委靡,亭亭玉立。

????“事情如何”正当任穿雨出神的望着公子的动作时,兰息却忽然开口了。

????“呃喔一切都已准备好。”任穿雨回过神答道。

????“是吗。”兰息淡淡应道,放开手中雪兰,抬首扫一眼眼前站着的人,“所有的吗”

????“是的。”任穿雨垂首,“小人已照公子吩咐,此次必能圆满”舌音重重落在“圆满”两字之上。

????“那就好。”兰息淡淡一笑道,移步花中,“穿云那边如何”

????“迎接风王的一切礼仪他也已准备妥当。”任穿雨跟在他身后答道。

????“嗯。”兰息目光巡视着所有的花儿,漫不经心的道,“这些雪兰花期一月,时间刚刚好。”

????“公子大婚之时,定是普国兰开,香飘九霄”任穿雨抬首看着他的主人,目中有着恭敬,也有着一丝仿佛是某种计划达成的笑意,“因为公子是兰之国独一无二的主人”

????“是吗”兰息闻言淡淡的一笑,脚步忽停住,身前是一密密围着丝幔、约一米高、形似宝塔的东西,看着良久,然后道,“穿雨,你定未见过这株兰花吧”

????那言语间依稀有几分得意,几分欢喜。

????“嗯”任穿雨闻言不由有些好奇,想这猗兰院他可是常客,几乎公子每培养出的一种新兰,他可说是第一个见到了,对于兰花,他这个本是一窍不通的人现在可以如数家珍一般一气给你道出上百品种,还能有什么是他没见过的

????但见兰息轻轻揭开那一层丝幔,丝幔之下竟是一水晶塔,可更叫任穿雨惊奇的却是塔下之花。

????“果然快要开花了。”兰息语气轻柔,似怕惊动了塔中的花儿,“你看我这株兰因璧月如何”

????任穿雨有些惊呆的看着那水晶塔,塔中长着的是一株兰花,确切的说是是一株含苞待放的兰花,可是最最叫人惊奇的却是───那株兰花是并蒂长着两个花苞,更甚至那还是一黑一白并蒂双花虽是少有,但双花异色却更为罕见那花虽还未放,但那花瓣已依稀可辨,竟似一弯弯新月,阳光之下,发着一种晶玉似的光泽。

????“这兰因璧月我试种了八年,总算给我种出一株来。”兰息揭开塔顶,指尖轻轻触着那白玉似的花朵儿,回首一笑道,“她可说视遍天下奇景异事,但我这株兰因璧月肯定能让她惊奇不已”

????那一笑却比这并蒂兰花更让任穿雨心惊兰因璧月任穿雨眸光无息的扫过那一株兰花,落向兰息额际那一弯墨月,心头忽生出一种警戒之心

????“这兰因璧月确是世所罕见。”任穿雨的声音恭谨而清晰,“只不过听说那苍茫山顶长有一种苍碧兰,想来定是妙绝天下”

????“苍碧兰”兰息看一眼任穿雨,唇角勾起一丝了然的淡笑,眸光落回兰花之上,“光听其名已是不俗,总有一天,我们会见到的。”

????抬步往院外走去,风吹花伏,仿如欢送,回首看一眼那雪舞似的花海,淡淡的道“那一天让兰暗使者助你一臂之力,不要让那些人弄脏了我的花。”

????“是”任穿雨垂首,心头忽然一松,公子还是那个公子

????

????同样的时刻,风国昱升宫东书房中,惜云端坐于王座上,静静的看着面前站立的两名大臣,太宰冯京、禁卫统领谢素。

????“冯大人,谢将军。”安静的书房中终于响起惜云清亮而沉稳的声音。

????“老臣在”冯京、谢素齐齐躬身应道。

????“本王不日即要启程前往丰国,所以国中大小事便要拜托你两位了。”惜云站起身道。

????“这都臣等份内之事,臣等必鞠躬尽瘁,不敢懈怠”冯京、谢素齐齐跪地示忠。

????“两位请起。”惜云走近扶起地上的两名老臣,“冯大人,你乃三朝元老,国中臣民无不对您敬仰万分,所以国中政事本王便尽托与你,你可要多多费神了。”

????“臣必不负王所托”冯京恭声道。

????“嗯。”惜云颔首,目光溜过这位老臣,“自去年起,凡新选拨的官员,我皆吩咐他们,若有事都可请教于你,经过这么些日子,想来你对他们之心性、能力也有个大概的了解,所以有事时吩咐他们办就是了,一来可为国培养人才,二来你也可省力不少。非本王不信大人之能,而是大人乃国之支柱,本王损失不起,这风国还得靠你来掌控大局的。”

????一句话让冯京听得心头一热,拜倒于地,“请王放心,有老臣一日,风国必安”

????“有大人此言,本王就放心了。”惜云伸手挽起冯京,温和的笑道,“本王不在时,大人可不要太过操劳,得注意自己的身体,本王还希望老大人能辅佐本王一生呢。”

????“谢我王关心臣晓得”

????冯京语气激动而诚恳,这一刻,便是叫他肝脑涂地他也是心甘情愿的他虽为三朝老臣,可前两代风王多少有些让他失望的,本以为一生也就这样庸庸度过了,谁知暮年之时却生明主,这是天怜他吧让他有生之年还能尽展一己之能,这一刻叫他死亦瞑目

????“谢将军。”惜云转头看向一直侧立一旁的禁卫统领。

????“老臣在”谢素忙一躬身道。

????“风云五将虽有名声,但毕竟年轻,不及你的经验与胆识,所以本王走后,这风国的安危便托付你了。”惜云抬手拍拍老将军的肩膀,“风国的军务,你便要多多费心的。”

????“臣必如冯大人所言,臣在一日,风国必安”谢素垂首恭声道。

????“好好好。”惜云微微颔首,“风云五将,我留下齐恕助你,你与冯大人乃我风国双宝,本王一人也失不起,所以你们都得好好的等着本王回来”

????“臣等必候王归”两位老臣同时身一矮拜倒于地,“也请王为国保重”

????“好了,两位大人不必如此多礼。”惜云再次扶起两位老臣,脸上挂着亲切的微笑,“自本王继位以来,国中大臣多说本王薄情,总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可是唉,这些不道也罢,只是本王的苦衷他人不知犹可,难道两们大人也不知吗本王若真容不得老臣,今日便不会倾国相托了”

????“臣等知王心意,臣等决无异心”两位老臣同时抬首,目光炯炯的看着他们的王,唯有忠心与敬从

????“嗯。”惜云浅笑点头,同时双臂微抬,掌心各一物,“本王此去,或长或短,但不论时间长短,此两物即为本王之象征,见此如见本王”

????“是”

????“去吧”惜云淡淡挥手。

????“臣等告退”

????两名老臣退去,房中又安安静静的,垂首看着掌心两物,微微叹一口气。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两名老臣此时对你是忠心耿耿,夕儿,你果是通晓王道”内室的帘一掀,久微走了出来,脸上有着佩服也有着叹息。

????“这两人虽老,但在朝在民都是极有威望,很是能压得住一些人的。”惜云淡淡道,“况他们对风国确是忠心一片,我又何必负他们一番心意,风国托于他们手中,必会如他们所言。”

????“你既放心于他们,那为何又留下齐恕”久微却不解她此举。

????惜云垂目看着掌心两物,微微一拢,“他们毕竟已老,有时总会有心而无力,风国既在我手中,那我便绝不许它乱”

????久微闻言看着她忽一笑,“夕儿,你若不当王,实是浪费你的才能,难怪啊,风云五将只认你这一个主人”

????“他们和其它人自是不一样,十多年走来,可说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除是君臣外,我们应该还是朋友、是亲人”惜云抬首淡淡一笑,笑得十分的温暖,“他们和你一样,是这世上我仅存的”目光忽又飘远了,似想起了什么,神思有些恍惚,“以后,真的只是仅存的了”

????久微看着她,走过去,伸手握住她的手,“这一边是玄墨令,一边是飞云令,合起来便是整个风国,整整一个王国尽在你掌中,你握着的其实很多的,夕儿。”

????“是很多很多啊,只是唉他们对我如此,我又岂能负他们”惜云合住掌,垂手身后,“久微,你是信天命,还是信人定胜天”

????“我嘛”久微微微眯眼,凝眸看着某一点,似看着遥远的某个虚空。

????“王,齐将军到”门外忽响起内侍的声音。

????“请他进来。”

????“是。”

????不一会,门轻轻推开,齐恕大步而入。

????“恕拜见王”齐恕恭恭敬敬的跪地行礼。

????“起来吧,用不着这般大礼,这又不是在紫英殿上。”惜云抬抬手。

????“是。”齐恕起身,抬首看向惜云,“王召恕前来有何事”

????“我想问你,这几月的时间,事情进行得如何了”惜云坐回座中淡淡问道。

????“回王,此次征兵,百姓皆响应,十万禁卫军、五万风云骑都已全部整装完毕而且臣等这几月也未曾放松,一直训练新兵,臣可保证,此五万风云骑依然是王心中的风云骑”齐恕恭声道。

????“那就好。”惜云微微一笑,“恕,此次我前往丰国,徐渊、林玑、程知、久容四人随行,你便留守国都。”

????“臣”

????齐恕才刚开口,却被惜云挥手打断。

????“恕,我知你想和我一起去,但此次你不能去。”惜云起身走至齐恕面前,“我此次去丰国,自己也不知道何时能回,国中虽有冯京、谢素等大臣在,但他们毕竟老矣,你必须留下来帮助他们,同样也是帮我守住这个风国,你之责任比之徐渊他们更为重大”

????“但是此次”齐恕似想说什么,却又顾忌着未说完,一双眼睛无语的望着他的王,似要把他所想全告诉她。

????“是的。”惜云拍拍齐恕的肩膀,微抬首看着他的眼睛,“就是你所想的那样,我此去,或一、两月便归,又或是几年才归,我也不能确切的回答你,所以我才带他们四人同行,这枚血凤符传自始祖凤王,封国之始即为我风国帅令的象征,你收好,必要时你应知如何办”从袖中掏出那血红色的玉符,放入齐恕的掌心。

????“是”齐恕躬身接过帅令。

????“风国有你,我才能放心的走。”惜云微微叹一口气道,“你自己要好好保重。”

????“恕知道,请王放心,恕必守护好风国,静待王归”齐恕躬身捧住惜云的双手,紧紧一握,“也请王好好保重”

????“还有这个”惜云双手一摊,露出掌心的玄墨令与飞云令,“此两物是我之象征,不论以后不论他日如何,见此物便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